全本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欲妇鸣都 > 第02章 原来如此
    几天之后,她们又在我家搓麻,结束之后,老妈对陆阿姨说:「雁梅,拿好你的包,省的再让我儿子给你送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,华伟什么时候给我送过包?」

    陆阿姨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「你真是猪脑子啊,就是大前天啊,你走了我看你包还在我沙发上,就让华伟送你家了,才几天啊,你就忘了,猪脑子啊你!」

    听老妈这么一说,聊着qq的我突然去了客厅,赶紧接茬说:「是啊,陆阿姨,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!」

    说完,我冲陆阿姨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陆阿姨恍然大悟的说:「哦,我想起来了,呵呵。」

    「雁梅,你才多大啊,就忘性这么大,真是个猪脑子!」

    大概是为了不至于和我太尴尬,陆阿姨和老妈打了声招呼就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老妈的单位要核对账目,因为老妈是会计,所以草草吃过午饭就去了单位。而在老妈走后没多久,我接到了陆阿姨的电话,说是想和我谈一谈。

    本来我想在电话里说的,但是陆阿姨说电话不太方便,也说不清楚,执意要和我当面谈,并说一会让我下楼,她开车来接我。

    上了她的车之后,我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就说:「陆阿姨,那天的事情我都看到了,咱们就不说了,我想说的是:我是一个对别人毫不关心的人,陆阿姨的事情也是如此。」

    陆阿姨说:「华伟,车上说也不合适,还是去一个适合说话的地方再说吧。」

    见陆阿姨执意如此,我也就没在言语了。没过多久,陆阿姨的车就开进了一个高档别墅小区。

    在一幢三层豪华别墅门前,陆阿姨打开了电控门,把车开进了车库后对我说:「华伟,这里很安静,咱们就在别墅里说吧。」

    「陆阿姨,这幢别墅是你的?」

    「嗯!」

    陆阿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进了别墅,里面的豪华让我目瞪口呆,不过陆阿姨无心让我欣赏这些,而是带我上了三楼,进了她的书房,走到了靠着窗户的圆形的茶几跟前,陆阿姨示意我坐到一个竹椅上,然后走到旁边的饮料橱柜前,说:「华伟,想喝点什么?」

    「不用了,陆阿姨,我什么也不想喝!」

    看我什么都不想喝,陆阿姨就拿了两瓶纯净水,走了过来,把其中的一瓶放在了我跟前,然后坐到了我的对面。

    陆阿姨并没有说话,而是一会看看我,一会又看看窗外的风景,我也不知道陆阿姨到底是什么意思,就问了一句:「陆阿姨,你不是想和我谈谈吗?怎么不说话啊?」

    「华伟,我想说来着,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。现在你开口了,我也就不那么尴尬了。」

    陆阿姨顿了顿,继续说道:「那天的事你都看到了吧?」

    「嗯,陆阿姨,我都看到了!不过我已经说过了,我对别人的没兴趣。」

    「这个我相信你,因为你从小就是个什么心都不爱操的人!不过,在看到了我和他那样之后,你一定觉得阿姨是个淫荡的女人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我不置可否的看了看陆阿姨。

    「不说话就代表是了,不过,阿姨对这个不是很在乎。我想,你也一定很疑惑吧。很疑惑我怎么会和一个『混混』搞在一起。」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「其实他是我的小叔子。」

    「啊!」

    听陆阿姨这么一说,我惊得目瞪口呆:「怎么会?他会是你的小叔子?陆阿姨,你没在说天书吧?」

    「当然没有了,是真的。」

    听陆阿姨这么一说,我倒真想了解一下其中的缘由了,便继续问道:「陆阿姨,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我听的云里雾里的!」

    「那我就从头给你说吧!」

    「好的!」

    「在1974年的冬天,我的公公、婆婆被打成了走资派,进入了劳改农场,当时你邵叔叔刚上小学,就寄住在亲戚家。在进劳改农场之前,婆婆已经怀孕6个月了,进去后没过多久,也就是刚刚过了个年,婆婆就生下一个男孩。但是因为劳改农场的条件极其恶劣,根本无法让孩子成活,于是,在公公、婆婆就提前找好了人家,在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,就抱走了,其实这户人家是你也知道,就是谢家。」

    「陆阿姨,这博康是谢家的独苗,居然也是抱养的,那这么说,谢家没自己的孩子啊?」

    「嗯,他们家一直没有子女,应该是谢老太太没有生育能力吧。正因为如此,他们一直将博康视如已出,非常的宠爱,在公公、婆婆平反之后,曾经一都想要回博康,但是谢老太太非常的疼爱博康,见公公、婆婆有要回博康的意思,就有意疏远公公、婆婆,甚至一度要谢老爷子搬家的地步。见谢老太太态度这么强硬,自己本来就理亏,而博康在谢家又过得很好,公公、婆婆就放弃了要回博康的想法。」

    我说:「那后来博康变成『恶少-,恐怕是谢老太太一手造成的吧。」

    「没错,太宠他了。谢老爷子身居要职,他仗着继父胡作非为,谢老爷子想收拾他,谢老太太死活不让,最后就宠成个『恶少』了,彻底无法无天了。去年,谢老太太突发脑溢血没抢救过来,去世了,已经退下来的谢老爷子彻底管不了他了,给公公写了一封信后,就回老家养老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谢老爷子也没想到会是这样!」

    「嗯,老爷子好面子,觉得老战友把孩子托付给他了,最后变成『恶少』了,自己没脸见人了。」

    「后来博康就回来了?」

    我问道。

    「嗯,回来了,本来是想好好管管他的,可是他一进家门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悔过,在加上家里人本来就觉得欠他的,所以他很轻易的就赢得了家人的信任。公公、婆婆,还有你邵叔叔,对他好得不得了。可是,像他这样的『恶少』,能一下子就变好?鬼才相信,可是在那种时候,我什么都不能说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公公、婆婆和老公被他骗得团团转。」

    「陆阿姨,我觉得你当时不便和公婆说,怎么着也得和邵叔叔说吧,否则也不会被他……」

    我意识到我说错话了,可是已经收不回来了,就不在言语了。

    「华伟,没什么,已经是事实了,阿姨对这些不是很在乎。」

    陆阿姨很轻松的说到。

    「啊!阿姨,你怎么这么说啊?」

    「阿姨本来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妇,博康,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!」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道:「阿姨,难道你还有其他的情夫?」

    陆阿姨点了点头,说:「你邵叔叔的单位是负责煤炭运销的,常年在天津和秦皇岛,一个月也就回来3、4天,从倩倩上小学到现在差不多14年了,年年都如此。倩倩小学的时候还好,每天和倩倩在一起,还能打发一些无聊,到了倩倩上初中,因为是寄宿学校,一周才回来一天,阿姨实在是无聊透顶了,白天还可以玩麻将,可是到了晚上,阿姨都是流着泪睡着的。」

    「阿姨,你也够不容易的!怎么邵叔叔就一直没调回来?或者你也可以跟他去天津、秦皇岛啊?」

    「他是业务骨干,那里离了他别人玩不转。我也去过,去了还不是一样,一个人也不认识,还不如这里呢,至少还可以玩玩麻将。」

    「哦」「后来,有些男人看我就一个人,就开始刻意接近我了,我也不排斥他们,双方你情我愿,就在一起了!」

    「阿姨,你可真厉害啊?」

    「华伟,别取笑阿姨了,好女人谁像阿姨这样啊?」

    「陆阿姨,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,我是想说,你也不容易,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。」

    「呵呵……」

    陆阿姨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阿姨,难道你和博康也是你情我愿的?」

    我问道。

    「和他不是,因为我从始至终都比较排斥他,让我和讨厌的人上床,我死也不愿意。之所以和他上床,是因为他给我下了药。他很卑鄙,非常的卑鄙。」

    「下药?他也太下作了吧。阿姨,究竟是怎么回事?」

    「老公带他去秦皇岛玩,回来的时候让他给家里带了点当地的水产,给我送来之后,趁机给我的杯子里下了药。然后我就不能自已了,被他整整玩弄了一个下午,从此之后,就不得不和他一次次的上床,除了被他玩弄,还得给他钱,我真恨不能宰了他。」

    陆阿姨咬牙切齿的说到。

    「阿姨,你说的是气话吧,这种事情,不是杀杀砍砍能够解决的。」

    「唉,没办法,要是别人的话,还好说,毕竟是老公的弟弟,目前没什么好办法,只能说说气话了。」

    陆阿姨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我无意抬头看了一下表,已经四点多了,不知不觉的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了。

    「阿姨,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,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,但是我还是那句话『别人的是别人的私事儿』,咱们该回去了吧。」

    「这么快就想走啊?」

    陆阿姨说,「你知道了阿姨这么多,万一以后要挟阿姨怎么办?」

    「阿姨,怎么会?」

    「我是说万一,人都是会变的,我也不能够保证我以后会是什么样子!」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陆阿姨究竟什么想法,就说:「陆阿姨,那你想怎么样啊?」

    「阿姨也必须得有可以要挟你的东西!」

    「要挟我的东西?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让阿姨要挟?」

    我说到。

    「和阿姨上床,这是阿姨唯一能够要挟你的?」

    陆阿姨说。

    我吃惊的说到:「什么?阿姨?你是我老妈的同事啊,我怎么可以和你?再说了,你的那些事情我真的没兴趣知道,是你非要和我说的。」

    「华伟,和你说那些事情,只是一个原因,还有另一个原因,也必须得和你说一下,因为这是和你我都息息相关的,而你必须得知道。」

    我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说:「阿姨,你说吧,什么原因?」

    「就是我的女儿,邵依倩。」

    「倩倩?和倩倩有什么关系呢?」

    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「华伟,我先问你,倩倩从小就喜欢你,你也喜欢倩倩,是事实吧?」

    「是的。」

    「以前你们都上学,即便是相互喜欢,也都应该以学业为重,可是现在,你就快毕业了,我们两家大人也可以谈你们的事情了。」

    「阿姨,我是快毕业了,可是倩倩呢?还在上学吧,光我毕业管什么用?」

    「你又不是不知道,倩倩当初上的是中专,去年就分配到我们单位了,现在上大专,是带着工资上学。」

    「哦,即便是两家的大人可以谈我们的事情,那也不用我和你上床吧?」

    「华伟,你毕业之后,就要和倩倩订婚了,然后就是结婚,从此之后,我就是你的岳母了。」

    「陆阿姨,那我就是你的女婿了,就更不能和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可是,如果女婿知道了岳母的一些事情,而岳母却对女婿无可奈何,要是以后你欺负倩倩,我无法给倩倩做主,那该怎么办?所以,自从你看到了我和博康开始,你就等于欠了我的,你必须得还,和我上床,是唯一的偿还方式。」

    听着陆阿姨的这种逻辑,我感觉到纯属无稽之谈,我刚想反驳陆阿姨,陆阿姨已经走到我面前,俯下身子,小胳膊摁着我的肩膀,双手捧着我的脸颊,亲吻这我的额头和脸颊,对陆阿姨突如其来的举动我毫无防备,只是喃喃的说:「啊……陆阿姨,我们不可以……」

    「华伟,哦……」

    陆阿姨就和我亲吻在了一起,那一刻,我忘情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许久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陆阿姨已经脱掉了衬衣和胸罩,着上身,两只丰满的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的在我眼前晃动。

    「华伟,阿姨美吗?」

    陆阿姨娇声问道。

    「美……美极了……陆阿姨!」

    我喘着粗气说到。

    「那你还等什么啊?」

    说着就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上。

    当我摸到陆阿姨的时,彻底控制了我的大脑,我不停的揉捏着她丰满的,那种感觉就像小时候揉捏海绵球一样,「啊……啊……华伟,爽,爽死我了……啊!」

    大概是过于陶醉了,陆阿姨渐渐的瘫软了下来,最后趴在了我的身上,然后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说:「宝贝,我要……」

    「陆阿姨……这里不合适,咱们去卧室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华伟,卧室……隔壁,你抱我过去吧,阿姨实在是走不动了。」

    我抱着陆阿姨进了卧室,上了床后,我们都迅速的脱光了衣服。

    我的大jī巴早已一柱擎天,顶在陆阿姨早已yín水四溢的yīn道口,没费多大劲儿,就被陆阿姨的骚bī尽根吞没。「啊……华伟……jī巴好大,啊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阿姨,你也是……骚bī真爽,太舒服了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讨厌了……人家的不是骚bī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陆阿姨满脸绯红的争辩着。

    我说:「不是……骚bī……是……什么?」

    「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就在陆阿姨上气不接下气回答着的时候,我感觉我快要射了,我想控制,可是却适得其反,反而加快了的速度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啊……阿姨……我要……射了……我控制不住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射吧……华伟……射吧……都射在……阿姨的……骚bī……里面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」

    我的身体向前一顶,jī巴里面的jīng液鱼贯而出,小腹不停的收缩着,整个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再看陆阿姨,眼睛微闭着,呼吸由急促渐渐的变成均匀,似乎是在享受这一时刻。

    在jī巴滑出陆阿姨身体的时候,陆阿姨握着我满是jīng液和yín水的jī巴,说:「宝贝,咱们去洗洗吧!」

    「好的,阿姨!」

    「怎么还叫人家阿姨啊!」

    说完,陆阿姨用劲儿捏了捏我的jī巴。

    「啊,宝贝,你清点。」

    我哀求道。

    「这还差不多。」

    在浴室里,陆阿姨调好水温,打开淋浴,然后就对着我直挺挺的yīn茎冲了起来,说:「这个小坏蛋,我还以为多厉害呢,没一会就缴械了!」

    而我抢走了浴头,冲着她的,说「宝贝,第一次嘛,毕竟陌生,以后就不会了!」

    她象征性躲来躲去,说:「讨厌啦,谁和你以后啊!」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相互争夺着浴头,互相冲对方的敏感部位,直到玩累了为止,然后我们拥吻在了一起……( 欲妇鸣都 http://www.qbxsc.com/4_4441/ 移动版阅读m.qbxsc.com )